1/91页 共2715

钱“钱”相处两相宜

时间:2018-12-14 文章来源:收藏快报 柳建明/山东高密


清代”清聚福“钱庄票(正面)

  高密的古玩市场最早(时间大约在1987年左右)在邮局门口形成,邮票是“牵线搭桥”的使者。老马属最早一批到邮局门口摆地摊的人员,他卖的不是邮票而是古钱币。

清代”清聚福“钱庄票(背面)

  “钱”景广大

  老马卖的古钱币,多是被作为他用得以保留下来的“传世品”。如有上梁用的钱,过去乡下盖房子都兴上梁时在梁上挂一串铜钱,铜钱下面缀上几条用布缝制刺绣成的小鱼,或直接就用自然界中晒干的小鲜鱼,取谐音,含“钱粮有余”“连年有余钱、有余粮”之意;亦有取钱币铭文字义的,如“太平通宝”“乾隆通宝”等,用来镇宅,以图得安居。这些铜钱不光用来挂在正屋梁上,还用来挂在厢房、门楼梁上,有时就连猪圈棚顶上也会挂一串铜钱,其用意皆相同。另有拴系在包袱上、佩挂在新娘衣服上、镶嵌在桌子抽屉拉把上的。

  老马曾在一村庄诊所见到一组清末民国时期的药柜,上面的小抽屉上均镶嵌着“顺治通宝”铜钱,一律采用相同字眼的铜钱做装饰,可能是取字义,含顺利治愈疾病之意。老马数了数,光上面的铜钱按市面交易价格换算,就值4000多元。他想出钱把药柜买下,诊所的人说,这药柜是村集体的财物,他们无权处置。据该村一位老汉说这药柜是他祖上的,他祖上以前在村里开中药铺,土改时被划成地主,药柜是那时分财产分出去的。这些散落在民间、昭示吉祥的铜钱,灿如繁星,点缀着老马的发财梦。

  以钱养“钱”

  老马卖的古钱币中,还有一种是清代至民国时期高密当地钱庄发行的私钞。这种私钞,又称“钱票”“庄票”“吊票”“乡票”“兑票”“银票”“铜元票”,为非官方或是个人在小范围内发行的一种信用票据。其依托的商号五花八门,有油坊、染坊、茶庄、布店、粮店、食品铺、药铺等。所发行的私钞有原始式样的,即把钱额写在素面纸上,外钤盖堂号印章。这类私钞虽说简易,但使用起来不简单,为了防避假冒,上面要密密麻麻填写只有经手人才明了的文字,里面暗藏玄机,外加盖精雕细刻的防伪印章,有的盖印多达10余枚,正背两面见缝插针,如布罗网(见图)。有先进式的,即采用木版、骨角版、铜版、铅版印制而成。这类私钞的防伪性能体现在刻版上,如一版分多块来刻,以对拼的图案线纹为防伪标记,或刻一篇诗文,以有意漏刻或错刻某一字作为防伪标记等。这些私钞退出流通以后,有人将其当作装潢材料,如粘贴在箱柜里面或裱糊成笸箩、针线盒、储物罐等。老马收来后,动用揭裱技术,浸泡、剥离、平展,恢复成本状。他存优劣汰,手头积攒了一部分。

  一次,老马遇见老姜,老姜对老马说,你不能发“钱”财发得光剩下钱了,也要培养个兴趣,搞一样收藏,你不妨把当地金融票集成一个系列,做一个收藏研究型的“钱贩子”。老姜是老马在地摊上结识的常客,老姜在文化部门上班,他的话,被老马奉为高见。从此,老马把当地金融票定为收藏目标,有时还会从同行手中购买来自己所需要的票种。

  两种“钱”的斗争

  1996年夏季的一天,老姜突然接到老马的电话,说他准备开一家木材加工厂,手头缺钱,想以10000元的价格转让他收藏的当地金融票,已有潍坊一位藏家想买。老姜东借西凑了7000元钱,赶到老马的家里,说,这些当地金融票集成系列不易,不要外流,即使要卖也要卖给当地藏家,我现在只有这7000元钱,如果相信的话,可以写一张3000元的借条。老马被老姜的这份热诚感动,最终打消出卖藏品的念头,以更加积极的状态回归收藏。

  有一张票从老马手中走失,给他留下遗憾。此票发行人名叫蔡晋康,为高密蔡家庄人,早年加入国民党军队,曾率部在蔡家庄和沂塘一带驻扎,为筹集军饷,用当地一家澡堂票子,改添钱额和印章,充当所辖地流通券。此人一生经历奇特,担任过小学校长、国民党少将、高密县长,抗过日,打过共产党,后率部起义加入共产党部队。这张用澡堂票改制的钱票,当时老马卖了40元钱,还沾沾自喜卖了高价。后来,想再找回来,难了。

  20多年过去,老马收集到与当地金融有关的票证、布告、印钞版、印章、账本等近千件,蔚为大观。当地一家银行几次找老马协商,欲创办一座银行博物馆,老马沉浸在对未来“钱”途的憧憬中。

  
钱“钱”相处两相宜-鉴赏收藏-中国艺术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