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/71页 共2126

日本錾花“金阁寺”鎏金铜罐

时间:2019-12-6 文章来源:收藏快报 胡剑明/江苏南京


  不久前,收藏爱好者平海先生在南京古玩市场寻获一只日本錾花“金阁寺”鎏金铜罐(见图)。此罐无盖,高9、腹径13、口径6.5、底径7.5厘米,净重约150克,从其功能看应该是储存茶叶的实用器,同时因制作精美,也可用作案头观赏器。其器型扁式腰鼓状,简朴雅致,令人感觉牢靠稳固。据金石学研究者叶伯瑜鉴赏,认为这种器型又叫“直唇平肩鼓腹台足罐,秦汉以来的青铜器、古陶瓷类一直都有这种器型,属于日本人学习中国技艺的精品。”

  该罐所錾刻之图案,为日本“金阁寺”,庄重秀美、俊疏挺拔、层次清晰。在一只铜器上以不同层次而展现出松树、远山近水的韵味,铜鎏金以金银二色之于黑金底色之上,栩栩如生,着实令人拍案叫绝。其錾刻刀法功力老到、包浆混匀光洁厚重。罐上虽未留款,但可看出作者应当是一位颇具功底的铜刻能手,其工艺年代应该是在中国清后期,是回流收藏品中的观赏器。

  巧合的是,笔者不久前曾到日本旅游,并参观过日本名胜“金阁寺”。知道了金阁寺的另一个正式名称为“鹿苑寺”,因为建筑物外面包有金箔,故又名“金阁寺”。它是一座位于京都、最早完成于1397年(应永四年)的日本古刹,除了是知名的观光旅游景点之外,也是被日本定为“国宝”,1994年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为“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历史建筑”。

  根据带队的导游介绍:鹿苑寺位于京都市北区,是一座临济宗相国寺派的寺院,其名称源自于室町幕府时代著名的幕府将军、足利三代将军足利义满之法名,但因为寺内主要核心建筑舍利殿的外墙全是以“金箔装饰”,因此被昵称为“金阁寺”。

  金阁寺是1397年足利家族第三代将军义满作为别墅而修建的,义满死后被改为禅寺“菩提所”。据说以金阁为中心的庭园表示极乐净土,被称作“镜湖池”的池塘与金阁相互辉映,是京都代表性的风景。特别是在晴好天气,可欣赏到倒映在镜湖池中金碧辉煌的金阁和蔚蓝色的天空,如同美术明信片。金阁寺还有独特之处——游客拿到的并不是参观入场门票,而是写有祝福话的纸符。另外,院中的不动堂旁边有中文和韩文的神签可供占卜。

  金阁寺住宅式的建筑,配以佛堂式的造型,和谐幽雅。是庭院建筑的杰作,表现了足利义满吸收各种文化的格调与品位。这栋“四周明柱、墙少的建筑物”,使人联想起船的结构,而下面的一池碧波则给人以海的象征,金阁就像是一艘度过时间大海驶来的美丽的船。

  鹿苑寺现址原为镰仓时代西园寺家所拥有的宅邸,为藤原公经(后改名西园寺公经)所建,曾经荣华一时,但在历经多代之后因为缺乏整理而倾圮。应永元年(1394)足利义满以位于河内国的领地与西园寺家交换获得这块当时称为“北山第”的山庄,开始大兴土木整理改建。隔年他卸下“征夷大将军”职位,让渡给其子足利义持,自己出家入道……

  然而很不幸的,在昭和二十五年(1950)时,舍利殿因为一名21岁的见习僧人林承贤放火自焚而完全烧毁,连放在殿中供奉的国宝、足利义满像也一同化为灰烬。日本名作家三岛由纪夫的同名小说《金阁寺》与水上勉的《五番町夕雾楼》都是以此事件为背景题材写成。

  我们从此罐上錾刻图案金阁寺也可以看出,它是一座紧邻镜湖池畔的三层楼阁状建筑,一楼是延续了当初藤原时代样貌的“法水院”是平安时代的贵族建筑风格,二楼是镰仓时期的“潮音洞”,是一种武士建筑风格,三楼则为中国唐朝风格的“究竟顶”属禅宗佛殿建筑,寺顶有宝塔状的结构,顶端有只象征吉祥的金凤凰装饰。三种不同时代不同的风格,却能在一栋建筑物上调和完美,是金阁寺备受推崇的原因。

  日本錾花铜刻技艺是从中国流传过去的。我国明清时期就有许多擅铜刻的能工巧匠,范大鹏著《铁笔铜錾》中,就肯定了陈寅生等人在铜刻史上的重要地位,他说“秀才出身的北京人陈寅生,于同治初年在琉璃厂开设了首家专营錾刻铜盒的店铺万丰斋,并收徒。陈氏以其超乎普通工匠修为的诗书画印技艺,自画自写自刻,精妙入微,一时声名鹊起,购者如云。”范先生在肯定寅生“铜刻艺术第一高峰”的时候,抄本《东瀛艺匠》也恰巧记述了部分日本工匠在中国琉璃厂学习“錾花铜刻”技艺的日志。这只晚清金阁寺铜罐的出现,使我们对盛行一时的錾花铜刻实用器有了更深入的认识,这是那个时期鎏金工艺的重要标本,对晚清铜錾花史研究,具有艺术价值和文史研究价值。
  
日本錾花“金阁寺”鎏金铜罐-鉴赏收藏-中国艺术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