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/55页 共1650

看“骨力”、“神韵”、“意趣”如何构建紫砂壶的“美”

时间:2018-12-15 文章来源:紫砂之家

  紫砂壶的“骨力”

  表现在外的内部支撑力,俗称“骨力”。一把紫砂壶,如果结构表现失当,整体即无骨力。有骨无肉则显干涩,有肉无骨则显乏力。

  米开朗基罗的人体雕塑,通过对可见的有刚性、有质感的外在肌肉,使你感觉到看不见的支撑在内的骨头,透着一种张力十足的劲健骨力。

  比例的合理、线条的清晰、弧面的准确、过渡的恰当,是紫砂壶骨力的表现要素。肉附着于骨,骨表现于肉,肉的形态和紧致度恰到好处,壶的整体才会和谐、匀称、有力。不仅“站得稳”,还能“挺得住”,更会“有精神”。时大彬的“菱花”壶,欧正春的“菊瓣”壶,汪宝根的“葵仿鼓”壶,顾景舟的“如意仿鼓”壶,都是骨力昂扬的典型。

  紫砂壶的“神韵”

  壶的制式、造型、色泽、做工等,折射着创意,影响着实用,更不可缺神韵。神者,精神气质;韵者,趣味韵致。神韵不可具象言传,但能感觉体会。

  神韵阳刚,则气宇轩昂、稳健挺拔、雍容大度、朴雅敦厚;神韵阴柔,则眉清目秀、温柔飘逸、玲珑优雅、亭亭玉立。

  神韵,是色泽、造型、做工、实用等要素聚合生成的视觉冲击,是创制者和欣赏者在修养、学识、思维、爱好诸方面融通触碰产生的火花。

  紫砂壶的“意趣”

  意趣是创意的体现,有意始成趣。意,一是出于壶形壶态,如“西施”壶,为人体创意;“菊瓣”壶,是师法自然;二是出于壶体装饰,如山水画、诗意情花鸟虫鱼、田园小景。

  顾景舟在《紫砂陶艺鉴赏》一文中谈到:“艺术的欣赏应该在理亦在趣,一件作品不管它是大是小,壶嘴是曲是直,盖子是盎是平,形制是高是矮,都在于趣,趣才能产生情感,怡养心灵,百玩不厌。”

  艺术是以感性为主体的创造,偏于理性则显呆板,只有感性的创造,才富生气。当然紫砂壶的趣味也在于欣赏者的学识和认同感,雅致、生动、粗犷、方正、古朴、纤巧、圆淳、端庄、柔和等,都是趣之所求。人的认同感会有差异,但有一点是共通的,作品要在理在趣,美含其中,方能使人产生联想,使欣赏者产生共鸣。

  
看“骨力”、“神韵”、“意趣”如何构建紫砂壶的“美”-鉴赏收藏-中国艺术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