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/133页 共3988

康熙瓷片上的孟浩然诗剑赠友

时间:2020-9-21 文章来源:收藏快报 胡剑明/江苏南京


图1

  藏友示我一块巴掌大青花碗底瓷片,正面有行草竖式书写一首孟浩然的五言诗(图1);底部(图2)方形双线款识为篆书“淡雅”二字,圈足打磨得很精细,青花的发色也好。可以看出,这是清康熙年间的遗物。

图2

  “游人五陵去,宝剑值千金。分手脱相赠,平生一片心。”唐代诗人孟浩然的这首五绝《送朱大入秦》是送友之作,朱大,名“去非”,诗的意思是:你要到长安去,我有宝剑可值千金,现在我就把这宝剑解下来赠送给你,以表示我今生对你的友情。首句“游人五陵去”的“游人”,强调“朱大”的“浪游者”身份。

  这首诗具体创作年代已不详。《孟浩然集》中有《岘山送朱大去非游巴东》一首,可知“朱大”其名,朱大应为诗人的同乡。又诗中有“蹉跎游子意,眷恋故人心”句,陶翰《送朱大出关》云:“楚客两上书,十年不得意。平生相知者,晚节心各异。长揖五侯门,拂衣谢中贵……拔剑因高歌,萧萧北风至……努力强加餐,当年莫相弃。”可见,这位好友朱大仕途不遇、心怀激愤,是位任侠豪岩的义士。康熙年间的这位制瓷工匠,是否也被这种“拔剑因高歌”的义士之风所感染,才抄录下这首诗的呢!工匠将自己的喜好与思想融入瓷中,以提升陶瓷本身的品位与价值。

  历史上有一种记载,说孟浩然在唐开元十五年,第一次赶赴长安进行科举考试。唐开元十六年初春,作《长安平春》诗,抒发渴望及第的心情,当年孟浩然39岁,然而科举不中。同年孟浩然与王维结交,王维还为孟浩然画了像,两人成忘年交。

  应进士举不第后,孟浩然仍留在长安“献赋以求赏识”,曾在太学赋诗,名动公卿,一座倾服,为之搁笔。他和张说交谊甚笃。张说是唐朝政治家、文学家。张说前后三次为相,执掌文坛30年,为开元前期一代文宗,与许国公苏颋齐名,号称“燕许大手笔”。

  传说,张说爱才,曾私邀孟浩然入内署做事,一天,恰逢玄宗过来,浩然“惊避床下”。张说不敢隐瞒,据实奏闻,玄宗命出见。浩然自诵其诗,当诵到“不才明主弃”之句时,玄宗很不高兴地说:“卿不求仕,而朕未尝弃卿,奈何诬我!”就是说,你不求做官,而我怎么弃你?这不是诬蔑我吗!于是将他“放归襄阳”。后来,孟浩然漫游吴越……

  孟诗绝大部分为五言短篇,多写山水田园和隐逸、行旅等内容。其中虽不无愤世嫉俗之词。他和王维并称“王孟”,虽远不如王诗境界广阔,但在艺术上有独特的造诣。有《孟浩然集》三卷。

  “游人五陵去”。唐诗中出现较多关于“五陵少年”的意象,唐代的“五陵少年”原是一些富家纨绔子弟,却生活在一个有着频繁的战争,且崇尚武功的时代。当时社会,能够驰骋疆场奋勇杀敌,就是人们心目中的英雄,五陵少年虽然有时在社会上横行霸道,但是,却能够从戎杀敌,因而有一定的生存空间。崔涂的咏史诗《东晋》:“五陵豪侠笑为儒,将为儒生只读书。看取不成投笔后,谢安功业复何如。”这首诗,描写的是五陵豪侠、看淡功名、耻笑儒家循规蹈矩的生活方式,投笔从戎的人生态度。

  在唐代诗人中,写到“五陵少年”最多的莫过于李白,这与李白的生活经历以及人生理想不无关系。李白少年时代就有很强的侠义风度,他颇好武术,练就了一身好剑法,过着白马春风、呼朋引伴、仗剑出行、轻财仗义、无拘无束的生活。侠义思想,影响了李白的一生,因而他的诗中常有着游侠的影子,有着对游侠生活方式由衷的艳羡之情。

  官窑瓷和民窑瓷器上,多有一些题写古人诗词诗句的例子,其实历朝历代都有这样的物件。据史载,书画艺术与瓷器的结合始于唐代,至民国时期,经历了长沙窑、磁州窑、景德镇窑等窑的漫长历史过程。可以这样说,这首诗及抄写在康熙年间瓷器上,是诗人与工匠一起对“五陵少年”的肯定,隐含着人们潜意识中,对无拘无束的自由人生境界的向往。这只残碗瓷片上题写这样一首诗,可想见,也是清代康熙年间工匠艺人对五陵豪杰形象的追念。

  一代一代的古人,在陶瓷上题写或抄录诗词,藏友伯瑜先生说,有三方面可记:

  一是“广告用途”。瓷器多为实用器,除官窑器外,大都有其商品性。既然是商品,就要推销。从长沙窑开始,盛酒的瓷器上就出现了点睛的诗句。“一别行千里,来时未有期。月中三十日,无夜不相思。”如江西高安窖藏元青花的一只高足杯上,“人生百年常在醉,算来三万六千场”等,诗韵之美与瓷器之雅,将瓷器消费者带入文化享受的高妙境界。

  二是满足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。例如磁州窑的工匠们,总把宋、金、元时代社会上流传的诗词、曲、赋、格言警句等,用各种书体抄录在瓷枕上面,让人们在卧榻之上能有一个“诗词相伴入好梦”的幸福心境。

  三是借物言志。工匠艺人诗心暗存,将诗句的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的意思渗入瓷艺,从而提升整个陶瓷的艺术品位,将自己的喜好与思想呈现笔下,以抒发自我价值。瓷与诗的结合叙情,不仅表现出艺人丰富的艺术境界,也能不断激发当代人和后来人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欣赏与重视。

  总之,康熙瓷片上的“淡雅”款识与豪情诗句传承着瓷艺文化之艺境,使人们得以于一块残片上独具慧眼,进而平生一片诗心,这是唐人孟浩然不曾想到的艺术效果。

  

 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【声明】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,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;本站发表之图文,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,请您告知(电话:021-53520903,QQ:476944718,邮件:476944718@qq.com)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。
康熙瓷片上的孟浩然诗剑赠友-鉴赏收藏-中国艺术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