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红军旧藏白布绣花杂物小袋

时间:2019-6-15 文章来源:收藏快报 李进兴/宁夏海原


图1

  这件白布绣花杂物小袋,一面(图1)用浅蓝色和蓝色绣一朵带根的兰花,用红色绣线绣出“小别纪念”,落款是“玉洁,1947.6.3”;另一面(图2)的中间也有红色绣线刺绣落款“祝!早日实现和平,促进新生活。1947.6.3”,“高建惠存,石磊敬赠”几个字是后绣上去的,色泽比较鲜亮。白布绣花杂物袋,质地已泛黄,尺寸比较大,宽19、长24厘米。口部可以收紧拴扣起来。它是石磊参加陕甘宁边区回民抗日骑兵团时,战友马玉洁亲手绣制给他的礼物,是他随身携带装小零碎东西的袋子。

图2

  石磊,原名李彦禄,1926年出生于海原县关桥乡圈湾村一个农牧商学的家庭,排行老二,少年寡语,玩伴们起外号“石头”。已进入中年的李德祥,经商常在外面跑生意,膝下仅有两个女儿,无儿子,就与其弟李德兴商量将侄儿李彦禄过继给他。李德兴在家管理农牧业,妻子过世较早,有五个儿子、一个女儿,监管有些力不从心,显然就答应了老哥的要求。李彦禄从小就在其伯父的商号当学徒,跟着账房先生,学学记账,看看商铺等活儿,倒也心闲。

  1936年红军西征到海原之后,李德祥成立了“红兴德商号”红色商号,为红军提供日用百货商品和粮草,这一做就是近8年。“瓦罐不离井上破”,1943年,李德祥经常去平凉进货后,经海原县七营镇、甘肃环县这条地下通道给陕甘宁边区政府贩运粮草、布匹、日用百货和粮食,这引起了国民党政府的高度怀疑,对其行踪进行监视。为了不连累继子李彦禄,李德祥通过地下党的渠道送李彦录去了延安。李彦录因怕连累在家的老人和亲戚,就化名“石头”,报名参加“陕甘宁边区回民抗日骑兵团”。当时,杨静仁、马克带着党的重托,给干部、战士上政治课,进行抗日救国教育、民族宗教政策教育和新民主主义革命教育,和干部战士打成一片。手把手教战士读书写字,学习文化,教唱革命歌曲。为提高部队军事素质,边区联防司令部选派得力同志担任回民骑兵团军事教员,进行军事训练。为克服国民党封锁边区造成的经济困难,回民骑兵团的生活习惯受到了各方面德邦尊重。阿訇马进仓一直随军活动,婚、葬以及“开斋节”“古尔邦节”等节日,都按民族习惯举行,始终保持着鲜明的民族特点。回民骑兵团指战员和战士积极响应党中央“自己动手、丰衣足食”的号召,开展了大生产运动,种地两千余亩,达到粮、油、菜、肉与马草的自给。李彦禄感觉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,非常幸福。在党的抚养下,回民骑兵团全体指战员政治思想、军事素质、文化知识空前提高。当时,杨静仁在给回民骑兵团学员点名时,看见一位点名站起来的小伙子个头虽然有点矮小,但身板挺结实,又很机灵,觉得“石头”名字太土,不好听,就起名“石磊”。 石磊在生产学习时,认识了一位名叫“马玉洁”的回民姑娘,并产生了爱的火花。

  1947年2月27日、28日,国民党政府先后通知中国共产党驻南京、上海、重庆等地担任谈判联络工作的代表全部撤回,宣告国共谈判的完全破裂。3月,蒋介石调集重兵对我解放区,向陕甘宁边区发动重点进攻。石磊所在的回民骑兵团参加了保卫边区的一系列行动,配合十三团参加了陇东自卫反击战的第一仗红土腰岘战斗。石磊还参加了回民骑兵团派出的小分队,协同党的地下组织和游击队,深入敌占区,打击“地头蛇”。6月,解放战争全面爆发,党中央命令回民骑兵团和陇东军分区独立营组成西征大队,开赴甘南陕南一带,配合王震部队的北进计划。他们分成两个大队,跃入敌占区。石磊与马玉洁被分在两个大队。马玉洁连夜绣制了一件随军杂物小袋,上面绣上了“祝!促进新生活,早日实现和平。1947.6.3”,借兰花来表达纯洁的爱情,送给了石磊。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条件下,石磊所在的回民骑兵团部队转战、驰骋在陇东高原上,先后同马家军进行了数十次战争,胜利地完成了任务,成为陇东地区人民解放军的一支劲旅。1948年,回民骑兵团由原来的两个连扩大为四个连,一大批回族战士在战争中成长,战友高建被调往甘肃省军区。临别时,石磊又在绣花杂物小袋的绣花空间位置上,绣上了“高建惠存,石磊敬赠”几个字,赠给战友高建。

  1949年7月,回民骑兵团奉命配合第一野战军杨得志率领的十九兵团,西出三关口,飞越六盘山,进军宁夏。我西征大军在骑兵团的配合下,向三关口守敌发动猛烈进攻。在这次战斗中,马玉洁在转移伤员时,被弹片击伤,因伤势过重而牺牲。石磊听到噩耗时非常的伤心,这加大了他对国民党军的憎恨,经常冲锋在前,不怕牺牲。9月,在解放西海固地区的战斗中,身受重伤,被送进平凉地区战地医院就治。

  1949年10月,在全国上下庆祝国庆节期间,躺在病床上的石磊,收到了一份礼物:白布绣花杂物小袋。原来战友高建在一次战斗中不幸牺牲。牺牲前,战友高建特别嘱咐身边的战友,一定要将绣花杂物袋转交给回民骑兵团的石磊同志。

  1950年,中央人民政府下发了《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》。根据当时中国的土改现状和需要,将农村划分成了地主、富农、下中农、贫农、工人。李德兴一家的成分划为“下中农”。1955年,石磊回到了家乡关桥乡圈湾村,也受到了特殊的待遇,生产队给其安排看果园的活计。

  1958年,亲朋好友给石磊介绍了好多对象,石磊都无动于衷,整天沉浸在悲伤之中。一次,我母亲的闺密田志秀来家中做客,石磊见了为之一动。后来,母亲讲明了闺密的地主成分的身份,但伯父没有嫌弃还是答应这门婚事,并逐渐从悲伤中走了出来。1971年我上小学,有天中午,路过这位老红军的家门,听到激烈的争吵声,接着扔出白布绣花杂物袋和撕碎的照片,原来是“不明缘由”的田志秀,发现这位老红军还珍藏着其他女人的照片和礼物,一时“醋意大发”,把照片取出来撕得粉碎,连同这件白布绣花杂物袋扔到了大门外的路边。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里,这么精美的一个小布袋,扔在那里实在可惜,我就拾起装在书包里,平常装小硬币、铅笔、钢笔、橡皮檫、小刀什么的。

  这件记载了一位老红军战友情谊的白布绣花杂物小袋,如今度过了70多个春秋颜色已经泛黄,但整体保存尚好,有一定收藏研究意义。

  
老红军旧藏白布绣花杂物小袋-鉴赏收藏-中国艺术品